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满洲里市腾讯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满洲里市腾讯

保山市小吃

连城县公安局政委、县政协主席等多名官员“拜把子”。图|CFP

原标题:“贪官七兄弟”:一个县城的官场江湖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|周群锋

福建连城县地处闽、粤、赣三省结合点,是革命老区和贫困县。近日,这个人口仅30余万的闽西小县出名了。

其之所以名声大噪,源于席卷全县的一起腐败窝案。该县四套班子中,有三套班子的一把手落马。此外,财政、公安等多部门主要负责人也相继落马。涉案人员16人,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。

这起被龙岩市委定性为“连城前所未有,全市、全省也不多见的塌方式腐败窝案”,因注入了太多江湖色彩,备受舆论关注。

连城有“全国武术之乡”美誉,连城官场也上演了一幕名副其实的“连城诀”:县公安局政委与县政协主席和其他五名官员结拜成“七兄弟”,组成攻守同盟,定期聚会;有的官员升迁受挫,牢骚满腹,说“信组织不如信朋友”;有人打听到“兄弟”可能被调查,便积极扮演“内鬼”,去通风报信,并认真传授对抗组织的经验……

龙岩市纪委一名办案人员称,“江湖习气”严重污染了连城的政治生态。

“葫芦娃组合”

在此次落马的16人里面,级别最高的是连城县委原书记江国河。履历显示,江国河1963年出生,龙岩市永定县高头乡人。被调查时,他已在福建省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、纪委书记的位子上干了两年。

2002年3月,江国河出任连城县长,一干就是9年。2011年6月,江出任连城县委书记。2013年6月,他升为厅官,任福建能源集团董事、纪委书记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福建能源集团是省属国企,注册资本金100亿元,资产总额超500亿元,员工近6万人。江国河在该公司的集团领导排序中名列第六。

福建省纪委书记倪岳峰透露,2015年5月4号,巡视组把关于江国河的问题线索移交给了省纪委。经过长达两个月的初核,2015年7月4号,福建省纪委正式宣布对江国河进行立案调查。

连城县多位官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江的落马令人有些“意外”。“与其他多位涉案人员的张扬个性相比,江国河比较低调,人很有眼光,而且已经到省里两年了,没想到还是晚节不保。”

有连城干部举例说,江国河“有眼光”的一个表现是,虽然连城是个贫困县,但是他没有以牺牲环境资源换取GDP的增长。他致力于把连城建设成为中国旅游强县,因此坚决不让污染项目进来。曾经有公司提出在连城投资5000万元上一个化工项目,被他拒绝了。

与江国河的“意外落马”相比,其他多位涉案者因散发着“江湖气息”,拉帮结派,落马并不让人感到意外。

连城县财政局原局长黄兆灯掌握财政大权,对于一些正常的工作也往往开口要钱。据连城县一位乡镇党委书记披露,前两年,该镇要打造特色农产品种植基地,黄兆灯向省财政争取了30万元补贴资金。不久,黄兆灯就打来电话称,跑项目需要开销,有几万元的发票要在补贴资金里报销。“我们赶紧帮忙处理了,乡镇需要上级财政扶持的地方很多,谁敢得罪他?”

据龙岩市纪委相关人士透露,黄兆灯大肆收受贿赂,很多按规定不能开支的费用,他也在财政拨款里报销,涉嫌违法违纪金额300余万元。为了个人升迁,黄兆灯不但逢年过节送钱送物去打点他的“贵人”——连城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、主任林庆祯等人,还利用单位财务资金为林庆祯等报销一些私人开支。

在连城的官场腐败窝案中,最引人注意的要数一个组合——“贪官七兄弟”。林负功在担任县公安局政委期间,与连城县政协主席林家龙及个别县领导、科级干部结拜为“七兄弟”,形成相互包庇的命运共同体。

一位当地知情者透露,这些人原本是八兄弟,其中有一个去世了,就成了七兄弟,他们被坊间戏称为“葫芦娃组合”,林家龙是“大哥”,林负功是“二哥”。这“七兄弟”非常张扬,每年8月18日都要聚会。

上述知情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以前就听过很多连城官员经常利用公款聚会喝酒、联络感情,这与连城的本土文化有关。“连城人都是清一色的客家人,比较注重亲情友情,很多连城本地官员都有或远或近的宗族关系。”

该知情者透露,林庆祯是福建省长汀县人,林负功和林家龙都是连城林坊乡人,他们有点宗族关系。“在林坊,很多人也有江湖习气,曾发生过几次多人拿着锄头去打群架的事情。还有些人依仗县里有林氏官员撑腰,就在当地耀武扬威。”

龙岩市纪委曾透露,林庆祯、林家龙、林负功等人积极帮助企业主“打通关节”,直接插手工程建设,在企业投资入股,在官员升迁、工作调动上帮忙“协调”,收取好处费。

上述知情者透露,以前,在连城因为官员聚会、大吃大喝非常普遍,很多大酒店都经常高官满座、生意兴隆。在反腐的高压形势下,现在有些酒店也不景气了。

“匪警”林负功

在连城塌方式腐败案中,公安系统窝案尤为突出。连城县公安局原局长雷松、原政委林负功、原副局长邓梅花、原纪委书记罗传炎等纷纷落马。

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的林负功,被认为是最具“匪气”的一个,也是落马者中最不令人感到意外的一个。

林负功在连城公安系统工作接近30年,除了结盟的“七兄弟”外,还和一些刑满释放人员、黑社会老大等称兄道弟。

连城县公安局有多位民警曾向新华社透露,林负功在连城公安系统说一不二,把个人凌驾于公安局党委之上,甚至出现了“公安局政委说了算”的怪象。在公安局内部,林负功和邓梅花、罗传炎以及一些派出所长“结盟”,跟他走得近的民警在提拔、工作安排等方面能得到特殊照顾;不听话的、不在一个圈子的民警受到冷落,甚至被穿“小鞋”。

连城县公安局某科室负责人说:“只要林负功打个电话给办案人员,有些被刑拘的犯罪嫌疑人,原本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,也得立刻办手续放人。林负功看上了一些矿山,为了入‘干股’,在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情况下,指使手下立案、刑拘不听话的企业主,直到对方屈服才撤案。”

有些社会上的不良人员甚至涉黑人员,跟林负功私交不错,以兄弟相称。其中最出名的一个就是“连城黑社会老大童文庚”。童文庚还在林负功庇护下,当上了连城县揭乐乡揭乐村村主任、县人大代表。

揭乐村一位村民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小学文化的童文庚,大字不识几个。他组成数十人的黑社会团伙,依靠非法买卖土地、非法采矿、诈骗、开设赌场等牟利。

揭乐村一些村民自2012年开始,多次联名向县委、县公安局等部门反映童文庚的问题。2013年2月7日,童文庚被依法刑事拘留。但在林负功的压力下,警方最终以村民举报童文庚的证据不足为由,将童文庚释放。

村民刘金平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2011年l2月,童文庚等人邀她丈夫王维州到林伯矿业燕子地采区挖矿投资。当时,童文庚隐瞒了排水井不能作为生产井进行采矿的事实,骗取王维州签订了合同。

刘金平称,2014年10月19日上午,王维州到连城县林伯矿业讨要保押金、工资款百余万,遭到暴打。当晚,绝望的王维州在矿区喝下农药死亡。矿方拒绝赔偿,连城县公安局经侦队也称此事不归自己管。

2014年12月29日,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“匪警”林负功接受组织调查。2015年5月27日,林负功被龙岩市纪委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林负功等人落马后,童文庚案也有了新的进展。2015年12月31日,连城县检察院官方微信公号披露,童文庚涉嫌行贿罪和非法转让、倒卖土地使用权罪、赌博罪等,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。

“兄弟情谊”

林庆祯在剖析自己走向腐败的原因时说:“提拔县长仕途受挫后,我觉得组织是靠不住的,还是要靠自己、靠朋友。”由此,林庆祯从追求政治上的进步转向一切向“钱”看,和他认为“靠得住”的一些科局、乡镇领导和企业老板混在一起,涉嫌违法违纪金额上千万元。

在连城腐败窝案中,曾经上演过因江湖情谊而出手相助的事情。

2015年12月22日,龙岩市纪委对外通报两起严重干扰、妨碍纪律审查问题,连城县公安局党委原委员、副局长林仁辉及福建天衡联合(龙岩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执业律师罗奎金受到查处。

相关知情者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透露,在龙岩市纪委调查林负功等人严重违纪案件过程中,林仁辉“颇有预见性”地联想到时任连城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林庆祯可能涉案,便及时向林庆祯提供案件调查信息,四处打听相关证人情况,帮助林庆祯与证人约时间见面,商谈串供,妨碍案件调查。

2015年11月4日,经龙岩市纪委常委会提议、市监察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,给予林仁辉撤销连城县公安局党委委员、副局长职务处分,并建议连城县委将其调离公安队伍。

龙岩市纪委通报称,罗奎金身为共产党员、执业律师,还是福建省人民检察院、省司法厅选任的人民监督员,在得知时任龙岩市国资委党委副书记、政治部主任赖玉民可能涉嫌违纪问题将被组织审查时,就凭借自己曾任市纪委纪检监察室主任的经历,自诩有对抗组织审查的经验,多次通过面谈和电话交谈等方式,向赖玉民传授对抗、阻挠、干扰纪律审查的方法,导致赖玉民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公然对抗组织审查。此外,罗奎金还以其在市纪委有人可以帮忙“捞人”为幌子,涉嫌诈骗当事人家属30万元巨额钱财。

2015年9月8日,龙岩市纪委对罗奎金进行立案审查;9月9日,市公安局新罗分局对其给予立案侦查;9月24日,新罗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对罗奎金批准逮捕。

该通报强调,龙岩市纪检监察干部在履职中遇到任何形式的请托说情,必须立即向直接上级领导报告,并在7个工作日之内填写《请托说情登记表》交市纪委干部监督室备案。对于“掮客”、关系人有意或无意打听纪律审查情况的,不管知情不知情,一律以“无可奉告”回答。

如何瓦解官场江湖?

林家龙在忏悔录上说:“林负功违法违纪问题,社会反响强烈,我作为县里主要领导,不闻不问,不批评、不制止,还和他走得很近。”林庆祯则在忏悔录上说:“对于人大监督工作中涉及的一些重大突出问题,搁置不管。”

在连城腐败窝案中,还有很多人被带病提拔:连城县委原书记江国河落马时,已到省城做了厅官;连城县公安局原局长雷松落马时,已是龙岩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支队政委。

北京大学廉政建设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,地方官场的江湖味由来已久,这是官场庸俗化的一个表现。主要原因是有些领导干部把官场当成了私人领地,这与当地的政治生态密切相关。“这种江湖味发展到一定程度,很容易‘黑社会化’。”他说,如果按照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的要求,这些人已经形成了一种“团团伙伙”。

“虽然他们不是那种有正式组织的团体,但是已经对党内的政治生活和组织生活都构成了一种破坏。”

庄德水说,这种基层腐败,往往宗族关系比较明显。“特别是在农村的选举中,往往是一个大家族的姓氏占主导地位,其余小姓或外来的人很难获得权力甚至难以立足。因为宗族关系形成小团体或庸俗化的社会关系,在一些基层根深蒂固。”

庄德水认为,要瓦解这些官场江湖团体,必须用政府的力量来保护民众的利益,免得他们在得不到政府的保护时,求助于这些江湖团体。

龙岩市纪委宣传部一位官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龙岩市纪委非常重视连城塌方式腐败的教训,2015年年底,龙岩市纪委召开了一场750多人参加的连城系列严重违纪案件通报会,连城县各套班子副处级以上干部,在连城担任过副处级以上职务的离退休老同志,县直各单位副科级以上干部,各乡镇党委、人大、政府、纪委的主要负责人都参加了通报会。

连城县纪委一位负责人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连城塌方式腐败窝案带来的一个教训是,党的纪律和规矩不是“稻草人”,不是华而不实的摆设,必须要成为不可触碰的刚性约束。

保山市小吃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